暮色

2021-10-12 12:20  作者:夕枫香 4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黄昏,泡上一杯茶,依着栏杆,听段音乐,看看窗外的风景,这已是我的一种习惯。一片残叶,枯萎、凋零,随风飞舞、飘落。《暮色》的音乐,在夜的空灵中响起,声声更替,静静地唤醒我仅有的回忆。

  (1)

  秋天的暮色。
  暮色中一片红,仿如新破的血,在不动声色的湖光中撕扯,片片缕缕,抑或是中国画的残墨一泼。
  渔夫在湖中撒网,引起波光阵阵。
  这种情景,就像小时候在太湖边看到的一样。
  母亲总爱陪我一起坐在太湖边,看满天晚霞,非常宁静的时光。
  她望着我的眼睛,轻声地念出一首词: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她轻轻地问我,这首词是谁写的?慈祥的笑容,如同晚霞一样,融融地铺满整条湖。

  (2)

  无数次,在这样的暮色中,我背起行囊,走在路上。暮色渲染着我,从头到脚。
  不敢回头,因为怕看到夕阳下那个挥着手依依不舍的身影,也怕看到自己眼里的泪。
  总是在走,脚底扬起尘埃,尘埃弥漫了我。看到路边的落叶,感到孤独。
  暮色满天,悄然想起母亲,那笑微微的脸,细声慢语的话语,心里便有了依托,温暖着疲惫的躯体。
 

  (3)

  在这样的暮色中,我还无数次地看见低矮的陋室,时隐时现的火烛。
  母亲就象烛,一盏摇曳的残烛在我眼前攒动,从青春时的亮丽清澈到中年后的浑浊黯淡,一点一点的燃烧尽最后的脂肪。
  借着暮色,我看见母亲的笑容。她的额头上丛生的皱纹象一道道深邃的沟壑,脸上的肌肉松弛下坠,满头的银丝染满风霜。
  烛光里,母亲戴着一副老花眼镜,一手高举着针,另一只手艰难地将线穿过针孔。
  她在为我缝制御寒的冬衣、暑热的遮蔽。
  想到这里,我的心就会震颤。
  母亲并不老,她走的时候才50多岁,只是操劳过度,才显得格外的苍老。

  (4)

  《暮色》的音乐声在夜空下低回游荡,就像泥土清新的气息。
  母亲在我每次回家时,都会陪我到落日的湖边走走。
  阳光透过薄薄的云层照耀着湖面,金黄色的,与天空交汇成一望无际的海洋;脚下的野草和身旁的树木在风中发出的沙沙声;蜻蜓振动着透明的翅膀,“嗡嗡”颤动的气流就象朋友般热情;青蛙在看不见的地方欢快地清唱。母亲说这是世界上最美最动听的音乐。
  远处,一片盛开的野花在蜿蜒的湖水边欲说还休。心里宁静着,像一潭湖水,悄悄地微颤,或许有鱼儿在水底穿梭,有蝴蝶从水面振翅飞过。
  夕阳完全的落在了湖里,月儿悄悄爬了上来,遥挂在窗外,圆润而温暖。
  月光从窗口照进屋子,在音乐声中,我似乎又一次看到了母亲慈祥的笑容。她的眼眸里闪烁着泪花,不知是欢喜还是悲忧。她伸出枯瘦的手臂,轻柔的抚爱着我的肩膀,呼唤着我,嘱咐我趁着月色赶快上路,去寻找心中的热土。
  其实,母亲,我现在完全明白了,真正的热土就在这里,就在母亲的脚下,我的血络与骨骼永远连接着这块热土。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08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