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我的人

2021-10-12 12:20  作者:夕枫香 5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在我十六岁那年,爸爸和妈妈经常吵架,我在家里的日子里几乎是在泪水中浸泡着,我已经讨厌了回家,即使是休息日,我宁愿孤零零一个人徘徊在校园。
  一直到了暑假,妈妈实在无法忍受了,便和我一起离开了家,我知道,妈妈很早就想走了,只是妈妈一直在等我。记得离家的那天,天空还有一些漆黑,雨点不停的拍打着树叶,我和妈妈一直向车站奔去,到了候车厅,妈妈急忙拿出包裹里的干衣服给我擦头发,擦手,擦脸。我静静地看着妈妈脸上的雨水就如我曾经的泪水一样慢慢落下,这时候我哭了,妈妈也哭了
  等汽车到了济南,我和妈妈找到了大姐,大姐给我和妈妈安排了住房。济南的夜晚是那么漫长,我在寂静中想到了爸爸,我问我自己,该不该离开他,可是我又没有答案。
  到了第二天,我对妈妈说我要一个人去上海,我不会跟着她,也不会跟着爸爸。妈妈听后好像要说点什么,但只是喉咙颤抖了几下。到了下午,大姐递给我一张从济南到上海的车票,领着我和妈妈一起去了火车站,当妈妈送我去列车区的时候,被工作人员拦下了,因为只有持票人才可以进入列车区。我向前走着,我终于忍不住回头看着妈妈,才发现妈妈哭了。
  我自己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座位上,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家人,独自一人的长途“旅行”,我不敢向东张望,不敢随意走动。接着就是手机不停的振动,拿出来一看是妈妈发的短信,一条接着一条,短信内容大多是“在火车上不要睡觉,要提高警觉”,“不要随意和陌生人说话,不要随意四处走动”……就这样,我的喉咙在颤动,泪水打湿了我的眼眶,我不应该离开妈妈。
  终于安然无恙地到了上海,一眼就看到了二姐在车站口等着,我和二姐会合后,二姐便给妈妈打电话,却听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二姐便收起了手机,不一会儿,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妈妈打来的,我刚接通电话,妈妈就容不得我说话,便一连窜地发问:“现在到上海了吗?路途中没出意外吧,身体还好吧……”我对她说已经找到二姐了,她这才放心。
  后来,大姐对我说,妈妈在我去上海的那晚一直没有睡觉,当得知手机欠费后便去营业厅充值,可是营业厅都已经关门了,才等到第二天一早充的值。
  我在上海住了几天,爸爸终于给我打电话了,这次,他心气很平和,他希望我能够回家,这时我犹豫了:如果我不回家就会辍学;如果我回家了,妈妈会不会回家?立即,我断定,如果我回家,妈妈一定会回来,因为我知道她舍不得我。
  就这样,我又从上海回到了家乡,回到了家里。爸爸也一直没有向我提妈妈。我给妈妈打过好多电话,让她回家,她只是沉默。
  有一天,我听到门响,便开门一看是妈妈回来了,她变得瘦了,也更显苍老了。
  妈妈回来以后,家里恢复了平静,我却变得沉默寡言而且易发脾气,但我每次不高兴发脾气的时候,妈妈只是默默地站在那儿,默默地承担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07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