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别说善意

2021-10-12 12:12  作者:夕枫香 7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谎言,就是谎言,别说善意,在我看来,谎言从来不分善与恶,一切的谎言都是恶意的,所谓善意的谎言只是带着善意的面具罢了。隐瞒事实只能是一时,却不可能骗他一生,终有一日,一切都会真相大白,待到那时,对他来说,谎言将会成为他一生的伤疤。伤疤是永久的,每次偶然地忆起,都会狠狠刺痛他的心灵,鲜血直流。
  
  时光回到去年初春,正值阳春三月,大地上万物复苏,一片生机,三月温暖的阳光洒在金黄色的油菜花上,闪闪发光,让人觉得世上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让人觉得世上的一切都充满了希望。
  
  在这春意盎然的三月,我,却怎么也提不起精神,似乎脱离了大自然,自然界万物蓬勃发展,唯独我,死气沉沉。
  
  我的母亲患了重症,已是全身无力,颗粒粮食都咽不下。我想尽了办法,医院也没有了办法,为了母亲能够快点好起来,我甚至连迷信都相信,把死马当活马医了。
  
  那个老太太问了神,告诉我说,我家菜园里有一个假坟,坟旁边有棵橘树,橘树长得过于茂盛,遮住了坟的阳光,如果希望母亲的病快点好起来,就必须把那棵橘树挖掉。
  
  听到这句,我异常兴奋,二话不说,全家出动,大动干戈,不出一个小时,那棵橘树便倒在了我的脚下。此时的我,丝毫不感觉疲惫,一想到母亲有希望了,我便精神抖擞。
  
  那天,阳光明媚,却还有一丝丝的寒风。我用轮椅把母亲推到屋外,因为不能动弹,她已在阴暗的房里躺了一个冬天,我希望她出去见见太阳,让阳光温暖一下她冰冷的身体。
  
  她显得很不耐烦,用尽全身力气挤出了一两句话,“外面风太大了,我怕冷”,我一下子愣住了,只得无奈地把她推回房里。
  
  如此温暖的天气,她却说自己冷,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听到这句话,我有种想哭的冲动。我没有想到,那竟是她此生最后一次晒太阳,那次以后,她便再也没有出来过,直到她上山那天——她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她上山那天,父亲垂着头蜷缩在角落里,不肯出来为母亲送行,他害怕送葬时悲凉的场面。外面的乐队奏着苦味的乐曲,乐曲里似乎藏着母亲艰苦的一生。父亲用双手紧紧捂住耳朵,痛苦地挣扎着,他摆脱不了母亲已经离去的魔咒。
  
  可是,我差点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这一切,都源自父亲的谎言,我差点恨他一辈子。
  
  那时,我还在学校,听说母亲做手术了,手术之后一切都正常。每次打电话回家,都是父亲接的,父亲每次都笑嘻嘻的,他用笑声告诉我,家里的一切都很好,因此,我在学校过得非常开心。
  
  可我,却没有发现,生平最爱唠叨的母亲,似乎沉默了,反倒是看上去寡言少语的父亲变得侃侃而谈了。那个晚上,我又一次打电话回家,父亲依旧笑嘻嘻的,我随便说了句,“让我跟母亲说几句”,父亲一下子哽住了,不知如何应答,沉默良久,他终于找出了一个合适的理由,“这么晚了,你母亲睡着了”,我又一次相信了父亲。
  
  我在学校,依旧快乐地生活着,快乐的时光总是易逝的,一转眼,便到了寒假。放假后,我并没有急着回去,因为我知道,家里一切都很好。可是,无论是哥哥,还是父亲,都催促我快点回家。我本能地认为,他们之所以催促我快点回家,是因为他们怕我在外出了安全事故。因此,我对他们没有理睬,依旧没有回家。
  
  后来的一天,我终于回家了,进入房间的那一刻,父亲显得很急切,他眼睛似乎湿润了,不知因为什么。之后,他对我说了一句,“我还担心你再也见不到你母亲了”,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父亲究竟是什么意思。
  
  转过头,顿时,一滴泪划过我的脸庞,定下神,才发现,那滴泪来自我的眼眸。那边,是母亲,躺在床上,干瘪的脸庞,无神的目光,一动不动,那是我的母亲吗,那是吗?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我风似的扑到床边,母亲无力地伸出她那瘦如木材的双手,我这才明白,她连说话都没有力气了。我一下子没了声音,眼泪早已决堤。我反复默问自己,母亲不是好了吗?她不是早就好了吗?
  
  我这才恍然大悟,一切都是谎言,都是父亲编的谎言。我想到了“善意的谎言”,然而,我想说,“父亲,谎言,别说善意”。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8003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