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2021-10-06 04:20  作者:夕枫香 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有一年,也是这样的季节,也是这样的阴雨天。
  细雨连绵地下着,裹着一层浓似一层的秋的凉。
  父亲到外祖母那里接三岁的我回家。
  他来时没有带伞。临走的时候,我的外祖母从屋里抽出了一把棕黄色的羊皮大伞,那是把笨重的老式雨伞,厚厚的竹篾子做的伞架,散着一股塞鼻子的桐油和羊膻的味道,撑开的时候,竟从里面逃出了一只蝎子。
  我想是讨厌羊膻的原因,他才没有带那把伞。他不喜欢吃羊肉,进了饭店,稍一闻到羊肉味,就话也不说,掉头就走,这是后话。
  小路泥泞得厉害。那天,我们走的是大路。
  路面早已被打湿了,汪着一滩摊的黑水。偶尔有一两片的落叶,紧紧地贴在路上,被人踩过,污浊不堪。
  我穿着一双粉红色的塑料凉鞋,鞋面上粘的塑料花已经坏掉了,丑得不像样子。没走多久,我的鞋子就湿了,塑料凉鞋又泠又硬,脚凉得难受。
  我扯了扯他的手,指着脚对他说:冷。
  他蹲下身来,看了看我的脚,皱了一下眉,我猜他之前根本没注意我穿的是双凉鞋。
  很快地,他把我的鞋子脱了下来,抱起我,用手抹掉了我脚上的水,然后努力地把我裹进他的灰呢子大衣里,我趴在他的胸前,手臂环着他的脖子,手里拎着鞋子。
  雨依旧下着,漫天的雨丝子细细地飘落着,若有若无,雾一样飘渺。
  路上的人很少。
  过镇上的时候,远远就听到二胡的声音,一阵阵地,从门缝里挤压着钻出来的,嘶哑着,断断续续地飘来,带着说不出的凄凉。
  我问他:这是胡琴吗?
  他笑了笑说:不是,这是二胡。
  是深秋了吧!
  我的头发已经被润湿了,雨水贴着我的头发流进了我的衣服里,我缩了缩脖子,双手搂紧了他。
  他问我:还冷吗?
  我说:不冷,快到家了。
  2012/10/28

赞                          (散文编辑:月然)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88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