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心

2021-10-06 04:13  作者:夕枫香 5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朋友因车祸导致左侧锁骨骨折,需手术治疗。
  
  手术一大早,他年迈的母亲从乡下赶来陪护。在手术室门口,我看到老人红肿的双眼,憔悴的样子,可以断定她是因为担心儿子的手术而未休息好所致。
  
  “XXX,请跟我来。”护士将门打开一条细缝示意朋友进手术室,只见朋友的母亲迅速低头弯腰从护士的腋下往里挤。
  
  “哎,你往后站,你又不是病人,挤进去,干吗?”护士厉声训斥着朋友的母亲,可她似乎根本未听见,只顾着往门缝里钻,朋友的妻子赶紧一把拽住了她。可就在朋友走进手术室的一刹那,她突然死死抓住儿子的手,似乎有百般的不舍,嘴里不停的念叨:“怎能让他一个人去?怎能不让我看着他……”霎时,眼泪扑簌簌的挂满了她的脸庞。
  
  朋友义无反顾的走进了手术室,他的母亲则在众人的搀扶下回到了病房,大约不到十分钟时间,她又回到手术室门口,不停地搓着双手,在手术室门口徘徊着,嘴里也不知念叨着什么……
  
  此刻,母亲的心如刀绞,恨不能替儿子做了手术。
  
  看着朋友母亲肝肠寸断的样子,忽然,想起上周六,我也曾为了女儿的“失踪”而忧心忡忡,坐立不安。
  
  平日里听话的女儿,出门时总会告知她的去向以及时间长短,即使,有时到点要临时推迟时间她也会及时打电话告知家人的。可那日去同学家时,她告诉我,只去一个小时就回来,因为,下午2点钟她还要去老师家学琴。
  
  可时间一分分过去了,眼看着到了学琴的时间,女儿却迟迟不见踪影,打手机也无法接通,不得已在临上课前15分钟我给老师打电话请假,并通知另一位同学与她调换了上课时间。我凭着瞅过一眼记住的后四位号码,试着打她同学的电话,可总提示外地号码。无奈之下,我匆忙来到大街上,在她必经的路口四处张望。
  
  联想到近日网络上报道的各种关于残害女童的图片,我脑海里浮现出种种可怕的场景:或许她正在回家的路上,或许她丢了手机正四处找寻,或许她被坏人绑架了,或许她和同学遭遇了不测……,我越想越紧张,越想越后怕,感觉额头直冒冷汗,脸也烧呼呼的,平常感觉刺耳的汽车喇叭声,那一刻对我来说已是置若罔闻,更不知道呼啸而过的汽车司机伸出头来斥责的是些什么内容。我千方百计找寻女儿同学的家庭地址,频繁的使用手机致电池顷刻间没电了,又怕她回家去联系不上我。那一刻,我心急如焚,坐立不安,幻想我一转身,女儿就在我的身后。
  
  在我苦苦找寻和等待了近4个小时后,女儿终于回家了。第一眼看见女儿,我的眼泪不由自主掉了下来,怒气冲天的我狠狠的扇了女儿一耳光,女儿自知理亏,当场承认了错误并写下保证书。那一夜,为女儿犯下的错误,更为那一记耳光,我难过,我纠结,我失眠了。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有时候想,天下母亲的心都在儿女身上,可儿女的心在哪儿呢?儿女们是否知道曾经为他们担心,为他们操碎了心的母亲,正在渐渐变老。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83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