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爱拓荒

2021-10-06 04:01  作者:夕枫香 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从土地里走出的孩子,对土地,大概有一种割舍不断的情结,挥之不去,相伴一生。我的妻子,就是这样。
  严格说来,我的妻子,还不是像我一样,祖宗三代,都属于纯种的农民,因其祖上,属于书香门第、大家族,爷爷是教书先生,我的岳父,也是老中专生,我和妻子认识时,岳父是市里一家工厂的技术骨干、中层干部。但岳母却是地道的农村人,注定了我的妻子,身上流淌着的血液,有一半是农村人的。
  妻子兄妹四人,随岳母,在农村出生、劳动、读书、成长,之后进厂工作。我的妻子,还是在读了大专后,才参加工作的。
  农村人与农村人,骨子里有许多相同之处。受教育后,又有许多不同。
  我和妻子最大的不同,体现在对土地的热爱上。我是83年考起大学的,当年考出的农村学生,土地被收归村集体,也就是说,我跳出了农门,就被斩断了农根,成了城里人;而妻子是90年代初考出的,按当时的土地政策,农村的土地,照样保留,于是妻子成了城市和农村两栖人。
  为此,我知道自己在农村的地没了,对土地的热爱,只好留存在心里;但妻子对土地的热爱,却还要体现在行动上。
  其实,妻子是很少干农活的。在家时,大都是煮饭,干家务活。下地时,全家知她爱学习、体力差,也只让她当帮手。
  我知她特别爱土地这事,还是在结婚后不久。
  我们的新房,是在市郊单位原来的所谓干部房,也不过是一套通间,不到40平米。
  一天,妻子站在阳台上,望着外面广袤的山林、土地、农田及忙碌的农村人,幽幽地说:要是我们有块土地,多好!
  我说:好不容易才离开泥土,再去种地,没兴趣!
  妻子说:我喜欢!
  这时,她的目光,也牢牢地定在了楼下路边的一块荒地上,并坚定地说:我要把它开出来种菜!
  我顺着她的目光,果见路边有一块荒地,大约有7—8平方米。
  当时她在另外的厂里上倒班,我以为她是说着玩的,也没在意。
  一天,我忙完了学校的事,回到家里,当天她是上夜班,白天应在家里。可寻遍了房间,不见。
  此时,外面传来了挖土声。
  我连忙到阳台上一望,只见妻子捋袖挽裤、满头大汗、脸阳光般灿烂,那块荒地,已被她挖得差不多了—找邻居王大妈借的锄头!
  她笑盈盈地说:好安逸啊!
  我哭笑不得,转而想,只要她做起来愉快又不违法犯罪,就做吧。
  妻子种了些小菜在上面,时不时摘来吃,味道特别好。
  后来,我们随单位举家迁到了城里,也就没有地方可挖,停了几年。
  可有一天,妻子又高高兴兴地告诉我:她又在她们厂里发现了一块荒地,就在车间外面,可以挖来种包谷!
  我知道,她想做的事,一定会去做的,我反对无效,也不强行反对。我只能提醒她,要打听清楚那个地方能不能挖,不能挖,则不要去挖,以免惹些不必要的麻烦。
  于是,她买了一把锄头,拿到了厂里去。她们上班,几乎没事可做,拓荒,有的是时间。
  没过多久,就有嫩包谷之类的提回来,煮熟了,一家人享用,满屋溢香。
  2010年底,她所在的厂被外企收购,工人们能内退的内退、不能内退的折算工龄补偿,置换掉国企职工身份后,还可去外企上班。她和工友们跑到市委去上访,一连几次,要求见市委书记。书记没见着,几个工友被请去了公安局,一位女工友还被保安之类的踢了一脚。我知道这是大事,劝她千万别冲动,理智对待。后来,厂里也想了些办法,她恰恰可以内退,就毅然办理了内退手续,每月有千把元的生活费,回到家里,到正退时再办理退休手续。土地,自然不可再种。
  与此同时,市里正大力推进工业园区建设,她郊区的老家,也被规划进湘江工业园区里。
  90年代初期,可以农转非,岳父在城区有了自己的房子,把岳母及妻子的弟弟及两个妹妹的户口转成了居民,土地被村里收回;而只有我妻子的户口没有转,土地自然还在。
  于是,她们家只得了一份土地赔偿款。一些人认为,我妻子是个怪人,直肠子,很容易得罪人,不适合在当今社会混,但瞎眼麻雀天照顾,绝对是个有福人。
  祖祖辈辈居住的房子、种的地,说没就没了,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也无可奈何。
  冒着寒风,已内退的妻子,常坐个多小时的车,回出生地看看。
  终于,她又发现了一处可以开垦的荒地。
  原来,有些地方,既不属于某家,也不在规划范围内,集体也懒得管,谁去开垦出来,谁就可以拥有使用权。许多村民都在抢挖。
  妻子又兴奋起来。忙准备好锄头、镰刀之类的工具,每天往那里跑,回来时,筋疲力尽的。
  双休时,我想探个究竟,和她一同前往,果见一块大约有七八分大的荒坡,被她用石块、枯枝之类的抢围起来,中间已被挖了一部分。
  正好几姊妹都休息,我也全当锻炼,甩膀挥锄,冒雨干了两天,才勉强挖完。虽全身酸痛,但觉得很刺激。
  开垦出来后,妻子在上面种洋芋、种树,比上班还忙,但比上班快乐得多。
  由于离家远,又要装修新房子,无暇兼顾,收了一季洋芋后,便把它交给了仍在当地生活的����种管。
  今年春节,我和她到新房子后边的山上闲逛,途经一马蹄形山湾,她又被一处荒地迷住。这是一处军事管理区。部队上除了打打靶,没有其它用场。此时,正逢一老人家在那里挖土,妻子便走去和她攀谈起来。老人家姓袁,在此处生活了30多年。据他介绍,这是部队的土地,只要不修房子,种种菜,是不会有人管的。附近已经有几家人都在那里挖来种菜了。妻子迫不及待的问:我可以来挖不?
  老袁肯定地说:只要你愿意,当然可以!
  妻子马上决定要挖那块还未被别人挖的荒地。
  我知道她又找到了兴奋点,反对是无用的,只是说,先要了解情况,的确可以挖后,再挖不迟。
  她说,就剩这块了,若不抢先,恐怕就被别人挖了。
  第二天,记得是正月初四,寒风凛冽,可她却独自一人准备了工具,上山拓荒,一连几天不休息。
  现在,这块有五六分大的土地上,已长出过玉米、四季豆、韭菜、辣椒、洋芋、茄子、南瓜之类的了,妻子只要去一趟,就会提回一大袋。
  我仍然兴趣不大,休息时,偶尔去帮忙弄弄,出一身透汗,放松放松心情,倒也饭量大增,神清气爽。
  妻子有了这块土地后,精神有了寄托,几乎改掉了喜欢打麻将的恶习,身体一天比一天健康,心情也一天比一天好。
  昨天早晨起床时,她觉得头脑昏沉,但我们一到那个地方,她立马感觉精神大振。我们除了两个多小时的杂草,提着一大袋老南瓜和一大袋辣椒,满载而归。
  但我们知道,这块土地,毕竟是部队的,我们可以种,若部队不准种了,主权是它的,没二话可说,再舍不得,也要退出。绝不会学那可恶的小日本,异想天开,浑水摸鱼,一心想把本不属于自己的钓鱼岛,弄成自己的。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妻子骨子里有一半是农民,酷爱拓荒、酷爱种地,是其天性;但为了生活,“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离天性,已久。妻子和我都太直,和城里人相处,似乎有障碍。和土地相处,不必有那么多的设防,不会伤别人,也不会伤自己,会全身心舒畅。
  我想,只要妻子高兴,拓荒种地,回归自我,是很好的事,虽然按现在的情况,不种地,也会活得很好。
  拓荒、种地,不在拓、种,而在趣、在适本性。
  我们想,若有可能,等我退休并在女儿成家立业后,说不定会卖掉城里的房子,寻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筑个简陋的巢,看看书、拓拓荒、种种地,回归自然、回归起点,然后欣然升天。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73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