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伯的眼泪

2021-10-06 03:51  作者:夕枫香 1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大热天,爸爸打来电话,让我们去接他,他带了大包小包。放下担子,他说他这次来是去住院的大伯。听说大伯住院,我们都紧张起来,爸爸说没什么大问题,只是肾长了一些小囊肿,做个小手术切除就可以了。而且已经做了手术了,现在在医院恢复休养。
  
  我立刻给堂姐打电话,她说情况确实是这样,不过手术很成功,现在没什么大碍,人也可以自由活动了。我说我们一会就过来,看看大伯。一家人立刻行动,去街上买东西,给妹妹一家打电话,因为她与我一样都不知道大伯住院了。太阳很毒,热浪滚滚,我们骑车来到离市区很远的二医院。
  
  这是一家新搬迁过来的医院,条件不错,环境也好。我们一行人拥进了病房,把另外两个床位上的病人看得目瞪口呆。
  
  看到大伯,他正坐在床上,瘦了不少,头发胡子白了不少。其实我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总想着他以前是很高大的,与爸爸的瘦个子很不一样。他又高又壮,说话声音很洪亮,走路像脚下生风一样非常快,吃东西在我们那也无人能敌。他一顿可以吃四五个大糍粑,我爸爸一天也吃不完。总喜欢讲故事,吹牛,逗人笑。是非常乐观开朗的人。对他的四个女儿非常好,她们上学时,经常雨天送伞,天黑去接,从不打骂他们,每天“娃娃、娃娃”叫不停。最小的堂姐出嫁时,我已经结婚生了女儿了,大伯就在堂姐出阁时,边叫娃娃边说着吉祥话。看得我们又动情又好笑。
  
  可是没想到这位硕壮的大伯也会生病,而且现在的样子全然没有了以前的威风和势气。可一想,他已是快七十的人了,人上了年纪,毛病就多了,而且性情也变了。他其实是一个非常爱惜自己的人,对世事也很看得开。不像我爸爸和叔叔,觉得只要自己能做,就要尽量多做,把活干好。他种少量的田,觉得有饭吃就行了。养一头猪过年有得吃就可以。地里的庄稼能不种的不种,非得种的做得简单马虎一点就行。他吃东西很讲究,不吃鸡、鸭和很多他觉得不适合养生之道的东西,也绝不会在他觉得太热或太冷的时候出去干活。偶尔还要买些花补一补。但是病来如山倒。现在,他坐在床上,有点虚弱地看着我们,一个劲地说,这么热的天,我只是做了个小手术,没什么事的,你们还来看我。不是那如雷贯耳的声音,他轻轻柔柔的,像是怕吓着了我们。然后叫堂姐把我们带来的东西打开,让我们多吃点,他说不要买这么多东西,现在他也吃不了什么。看见爸爸,他就问爸爸现在家里怎么样了,两兄弟就聊了起来。虽然只是简单的一些家常话,可是在我的印象中,爸爸与大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谈话。大娘没上过学,又因为自己只有四个女儿,为人有些刻薄,与我们家和叔叔家的关系都不太好。大伯与爸爸和叔叔也就没有过多的来往,更谈不上有这样亲切的交谈了。
  
  我们在病房里聊了聊大伯的病情和现状,爸爸与大伯也聊得差不多了,我们就准备回去。就在我们站起来,说我们要走了时,大伯不知怎么的,大颗大颗的泪水顺着漆黑的长满胡子的脸滚了下来。我们都看着他,不知说什么好。他用手一抹,却越抹越多。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我走上前去,说大伯你这是怎么了,现在做了手术,身体好了,好好休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应该高兴才对啊。他点点头,还是不停地抹眼泪,我的眼泪也就流了出来,又不知道是为什么。大家就都上前劝。堂姐说,没事的,他是高兴,看到你们都来看他。还说,我一打电话,她告诉大伯我们都要来看他时,大伯就抹起了眼泪。他肯定是想,自己的家人永远都是最亲的,哪怕因为自己,因为自己的家人伤害过他们,他们还是自己最亲的家人吧。
  
  堂姐将我们送到电梯下,我们走出长长的走道,我的心情有点沉重。过去的就都过去吧。我没有想到大伯听到我们去看他,看到我们去看他时会流眼泪,会哭。在我心里很魁梧高大的大伯也会像小孩子一样毫无遮掩地表达他内心的感情。也许,就像有人说的,“人老两头小”吧。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66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