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记之三:蜕变

2021-10-06 03:50  作者:夕枫香 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幼稚和成熟之间相隔多远?在转身的瞬间,我们看到了蜕变。是改头换面,是面目全非,是脱胎换骨,还是变本加厉?答案都是自己的人生轨迹。
  
  ——题记
  
  住新家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清晨,阳光透过窗户照进二楼的房间。我推开窗,空气很清新,阳光很明媚。窗外是宽阔的马路,不时有摩托车、小车急速行驶。向右看去,高高架起的铁路桥上,有动车飞奔而过。
  
  现在好了,妈妈的七兄妹中除了大舅外,全部分布在这一条马路边上。这样一来,走亲戚就方便多了,有什么事可以相互照应。你看,三姨就在我家旁边,他家也是从遥远的青山村搬迁过来的。三姨和三姨父真厉害,一次就建了两栋楼房——他们有两个儿子。我家右边的住户是堂舅。一排四栋,都是亲人。
  
  沿着这一条马路,向左走一段路程后,是四姨家,向右走是二舅和小舅家,他们两兄弟,房子建在一起,也都是三层楼房。再向前,是二姨家。外公外婆若是在世,一定会感到欣慰——他们的儿女,一个个都走出了山旮旯,改变了贫穷的面貌,实现了房子的进化。这也得感谢政府吧,或者时代的进程。
  
  姐姐腊月二十的婚期,所以这天,姨娘、姨父、舅舅、舅妈都过来了帮忙。前辈说,远亲不如近邻。此时他们,既是亲戚,又是邻居,拥有双重身份。于是帮忙,责无旁贷。
  
  这时家里可热闹了,一起来的,还有各位表兄弟、表姐妹们。由于种种原因,好多年不曾见他们,倒是十分想念。对于他们,留存在脑海中的记忆还是儿时的画面。现在能够见到,是弥足珍贵的惊喜。
  
  有人说,90后是泡在蜜罐里的一代。究竟是不是,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几位表姐出嫁了,剩下的,只有表弟和表妹。他们给我的第一感觉是,阳光、帅气,妩媚、亭亭玉立。
  
  几年不见,表弟们都已长大,成为男子汉了。第一次详细地注视着比我小的男生,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但是不置可否,他们真的很帅,每一个表弟。分明,麻城有那么多位帅哥,我却偏要傻傻地,远嫁江西。。。。。。
  
  楚阳和我同岁,比我小六天。他已结婚,做了父亲。他本该上班,是请了假过来的。他还是八年前那么玉树临风。只是增添了几分成熟。他剪着酷似韩寒的发型,西装革履。那时候在温州,他是在超市门口唱着刘德华的歌度过了每一个下班时间和每一个假日的,也偶尔溜溜冰、上上网、泡泡妞。。。。。。也因此无一点积蓄。和众多花季打工仔一样,乐此不疲地过着月光族的生活。现在,他已为人父,该是改掉了那些习惯了吧?或许有所收敛。如今,他已经二十五岁,该接过二姨父手中的担子和责任了吧?或者能分担一些?
  
  小我三岁的志刚是三姨的大儿子。他今年不知怎么了,变得沉默寡言。甚至你问他什么,他也不说话。所有的回答变成两个动作:点头和摇头。小奕大概觉得这位表叔很有个性,便模仿了他的动作,还很夸张。你问他饿不饿,他猛地点头;你问他要不要喝水,他大幅度摇头。看看,连这么小的孩子都喜欢非主流。你能如何去评价犀利哥和凤姐能在网络爆红的现象呢?
  
  志刚打了几年工,没有一分积蓄。长辈们都说他不懂事,明知家里需要钱,还不努力。三姨见他有些不正常,怕是病了,带他去医院检查,却不是身体的问题。大抵是心理疾病吧?他一定有什么想不开。这年头,有抑郁症很正常。曾经听说,志刚上小学和初一时,成绩名列前茅,后来因家庭困难,三姨和三姨父双双去外地打工挣钱。之后就听说,他成绩下滑厉害,以至于中考失利高中重点榜上无名。长辈们经常说:“你家建了两栋楼,一栋十四万,两栋二十八万,你一年存两万,要十四年才能赚得这楼房,而且还得省吃俭用,还指靠一切顺利。”
  
  我可怜的表弟,他定是被这十四年吓病了。青春和房子之间要怎么换算?如此惨重的代价,值与不值,都别无选择。
  
  相对来说,志祥就懂事多了。志祥是志刚的弟弟,三姨的小儿子。他这天刚满二十岁,买了生日蛋糕,让我们也跟着热闹、甜蜜了一回,特别是小奕,吃得满嘴流油(奶油)。志祥一笑,两个酒窝很深,盛满阳刚之气。他的喉结凸现,是成熟的男人了。他剪着碎发,穿着驼色的夹克和流行的牛仔裤,不加雕饰就已经很帅。还忆那时,志祥是顽皮得出了名的小子,三姨经常骂他。他穿着开裆裤,拖着两筒鼻涕,走路都不是很稳,还要尾随哥哥爬到树上去捉知了。真不叫人省心。
  
  志祥长大了,变化之大,让你觉得他不是他。他毕业才半年,打了几个月工,交了一些钱到三姨手上,留了来年的车费,还给他父母买了新衣服。
  
  其实志祥很让人心疼,很小时,三姨、三姨父去打工后,他和哥哥都跟着奶奶一起,生活了许多年。他能长成这样,真的难能可贵。我在心里为志祥竖起了大拇指。
  
  表弟阿吉十九岁,是家里的独生子。因为是独生子,也因为四姨父略有些本事,他极尽了独苗苗的优势,作了90后的代表。四姨一直很宠他,物质丰富,应有尽有,是真正在父母双翼下快乐成长的孩子。他是我们十几个表姊妹中最幸福的一个。也正是这幸福,造就了他的奢华。那天我们一起去麻城买衣服,他非专卖店不进,低于两百元的衣服或鞋子,一律不要。年过不惑的四姨开始有些担忧:“还在上高中就穿名牌,将来自己赚钱了,又该要多高的档次呢?看看志祥哥,他自己打工,还能给父母买衣服。”阿吉停下正哼着的许嵩的歌,赌气似的说:“将来我也会给你们买的。”
  
  不可否认他很帅气,一身名牌鞋服,再加上一副标示书生气的眼镜。他已成年,懂得些许人情世故,也有些礼貌。一别当年那个不和表姐共坐一张沙发的小男孩(那时我去他家,他挨我坐一起,他的小伙伴说,阿吉羞羞,和女孩子坐一起。他脸一红,立刻换个地方。)
  
  小舅的女儿紫玲回来了,她在麻城批发市场一家服装店上班。她是我们最小的表妹,今年十六岁。她初二还未上完,就不愿意去上学了,宁愿到社会中历练。真正是可惜了那么好的经济条件——她爸爸是我们亲戚圈中最有本事的一个,他和舅妈早年出去打工挣了钱,把房子从大山里迁到现在的地方,装修豪华,还买了私家车。连我家和三姨家的地基,都是通过他的人脉买到的。我觉得表妹,该是可以成为女大学生的。
  
  辍学是损失也许只是我一个人的想法。你看表妹,她在社会上半年,整个人从内到外都变了样。
  
  紫玲越发出落得标致了,是漂亮小舅妈的再版,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她染了黄头发,带着大耳环,穿着橘红色的收腰短袄,下面是牛仔裤和高跟鞋,俨然一朵出水芙蓉。十六岁的女孩儿,对爱情已经是熟稔于心。自她的QQ空间里,经常可以看到关于另一半的物语,有些言论,早已超出豆蔻年华。我从她日渐成熟的脸上和高高凸起的双峰里,看到了自己的苍老。我比她大了一个年代。从十六到二十五,我猛地就老了,一回头,往事都面目全非。青春年华真的是稍纵即逝,而且光鲜,再不能追忆。
  
  紫玲叫我“表姐”,也礼貌地称呼了每一位在场的表兄表姊。我很诧异,也很感动。要知道,从她嘴里讲出尊称是头一回。别说大她九岁,哪怕大二十岁,只要是同辈,她都直呼其名。她的变化,或许源自这半年踏入社会,在服务行业的锻炼吧!
  
  紫玲出生后几个月,就是年迈的外婆带着她成长的。那些年,苦了外婆,也苦了她。一老一少在家,难免受些欺负。但是紫玲,她逆风行驶,历练得很坚强。一个女孩,已经突破了传统的教育观念。外婆骂她,她就回骂,管你是不是祖孙关系;伙伴欺负她,她拼尽全力回敬。你不知道,那时小学老师都怕了她,经常去家里投诉:“你家的孩子我不敢教了”,“我怕了你的孩子,每天惹事,让人头疼”。。。。。。之于此类。老师对一个女学生的评价,让你觉得留守儿童多么可怕!我们都替小舅忧心:她将来定会不可一世,成为女混混。
  
  没想到紫玲的蜕变在十六周岁,而且如此完美。她除了懂礼貌,还懂孝敬,她用自己挣的钱,给小舅、舅妈买了衣服。她终于蜕壳了,我们众多人,都为她松了口气。
  
  如果是这样,孩子留守在家,也不全部会毁灭,一如紫玲。她长大了,自己会破茧成蝶。我或许,是想为小奕将成为留守儿童而找个安慰的理由罢了。社会这所大学太过复杂,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顺利结业。若是有条件,还是不该让他留守,该助他完成蜕变。
  
  (后记:开篇时不知如何下笔,要结尾了却有话意欲一泻千里。把散文写得杂乱无章是我的败笔。人生好似此篇散文,命题左右不了结局。从回乡记的大主题出发,我还是想写写他们的青春,聊作血缘关系的亲近。相聚过就是美好,文字为证。)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65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