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菜

2021-10-06 03:39  作者:夕枫香 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又是一年寒冬腊月一十八,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每到寒冬腊月十八那天,早早的妈妈就会给我和弟弟穿上新衣裳,去外公家吃猪红饭。吃猪红饭,是因为往年大家都是自己杀猪过年,杀猪的时候要叫亲戚四邻们来吃饭,这是例年来遗传下来的传统。像猪血猪下水这类的东西存不久,所以杀猪的那天就全部都会煮着吃了,特别是猪血,一头大肥猪的血兑上水,能有一大盆呢。以前外公家总是会养几头猪,捡头最肥胖的杀了自己吃。
  那天的菜都叫杀猪菜,在杀猪菜中,我最喜欢吃糯米灌肥肠了,不记得是用哪种肠子来灌的,只记得大人们把糯米炒香,拌上盐后灌入肥肠中,上蒸笼蒸熟,用刀把糯米肠切成小薄片,放在笼屉里端上桌。米很粘很糯,肥肠QQ的,都很好吃。可惜因为要蒸很久,它总是最后上的一道菜,那时候我多半已经吃得滚瓜溜圆的了,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在想,要是我光吃肚子不会饱那该有多好呀。嘴巴很想吃,可是肚子却装不下了。
  红烧肉炖莲藕我也很喜欢吃,藕是外公从自家池塘里挖的,捡大的切成滚刀块,放到肉里一起炖,肉的腻香,藕的清香,融合在一起,套句土话叫:“好吃得粘嘴巴。”我们几个小不点们,都会钻到厨房、灶下抱着妈妈外婆的大腿,用很渴望的眼神看着炖锅。外婆就会用围裙擦擦手上的水渍,打开炖锅吹吹热气,用筷子插上两块,一人一串让我们拿在手上吃,颇有些像现在吃水煮的样子。妈妈们会一人一巴掌打在我们的屁股上,把我们扔出厨房,还说我们是“小好吃鬼”。管他呢,有的吃谁还愿意挤在厨房呀?狠狠咬一口莲藕,长长的藕丝粘在嘴巴上,甜丝丝的。
  杀猪菜中,猪血是必不可少的,划一块凝固的猪血切成小块,用大火加姜丝、蒜末、干辣椒粉爆炒,盛盘前洒上一小摄葱花,热热的吃一盘,香辣爽滑,特别好吃。
  猪骨头和萝卜一起炖汤喝,汤特别的清,特别的鲜,连萝卜都很好吃。一人一个大棒骨头,啃得满手满脸都是油。
  最有味的是炒猪耳朵,和青红椒,黄板虎(特辣的辣椒,像老虎一样的辣。)一起爆炒。妈妈说是:辣椒田里找猪耳朵。盘子里净是辣椒,大家的嘴巴都辣得红嘟嘟的,但是很有味,很够劲。
  猪尾巴是红烧的,每一次只有一小盘。二舅舅最讨厌了,总是说:“你们小孩子不可以吃猪尾巴的,要不然手会像猪尾巴一样抖个不停的。”听到这样,我们都不敢吃猪尾巴了。直到有一次,表弟坐在一边大哭,说他吃了猪尾巴,手要发抖了。大人们都哈哈笑起来,告诉他,二舅舅是骗我们的。嗯,外婆还用筷子敲了二舅舅的头。现在想想,二舅舅还说过“小孩子不要吃鱼籽,要不然什么数不数来的,考数学要抱零蛋喔。”“小孩子不要吃鸡蛋白,鸡蛋白是鸡毛,鸡毛有什么好吃的呀!”等等……
  害得我这么多好吃的都没吃到,二舅舅,我会把这些知识灌输给小表妹的,哼哈哈……
  差点忘记雪里红炖肚片了,肚片外婆喜欢用泡的雪里红炖。小炉明炭,搁一个小铝锅,里面炖着雪里红和肚片,这道菜从上桌吃到下桌,不管吃多久,菜都不会凉,越炖越入味。
  好吃的菜很多,有些已经记不全了。但是那时的气氛却很清晰的印在我的心中,那样的温馨,一大家子人围坐在一起,谈天说地,吃饭唠嗑,那感觉很暖很暖。
  现在大家都忙了,外公家也不养猪了,外婆早几年也不在了,过年人也聚不齐了,每到寒冬腊月一十八,我都很想很想再吃一次外婆煮的杀猪菜,可是我知道,再也吃不到了。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573.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