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深深

2021-10-06 03:21  作者:夕枫香 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掐指算来,父亲已经是73岁的老人了。为了母亲,为了这个家,暮年的父亲并未歇息,他依旧下田劳作,并在农闲时节,赶着一辆破旧的毛驴车,到四乡八邻收破烂,为的是多赚些钱为中风的母亲买药治病……
  想起父亲,我的心情格外沉重。沉重之余,钦佩之情溢于胸间。我愈来愈强烈地体验到,在组建了属于自己的家庭后,父亲的心就一刻也没有轻松过。为了众多的儿女,为了我的母亲,父亲必须是一座山,在灾难或厄运到来的时刻,让他的亲人有所依靠。
  记得10年前,我不慎摔伤住院,父亲仆仆风尘从老家赶来。这是我参加工作后父子第一次见面。望着泪水纵横的父亲,我伤感得说不出一句话。我知道,因为我的伤残,父亲负重的心灵又压上了一块无形的巨石,让他透不过气来。但是父亲并没有忘记对我的教诲,他拉着我的手说:“不论将来能不能走路,你的心一定要站起来!人活在世上总会遇到许多坎儿,跨过去了,生活还有盼头!”那些日子,不知道我是怎样熬过来的。我只知道,厚重绵长的父爱,是我闯过人生难关无法替代的勇气和力量。
  在我童年时代的记忆中,父亲是生产大队长,一心为公,全身心地“抓革命,促生产”。依稀记得上世纪70年代,父亲作为县里的代表,曾到山西的大寨参观过,归来时精神抖擞,说他和郭风莲握过手。土地包产到户后,父亲从当了几十年的生产大队长的岗位上退下来,把目光从大家移向小家。渐渐走入暮年的父亲依旧豁达好强,但明显力不从心,满头银发像冰凉的霜雪,印证着父亲的苍老和心灵的忧郁。接下来是年迈的母亲中风偏瘫,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父亲除了下田劳作之外,还要求医买药,照料母亲的起居。去年春节我回家探亲,看到憔悴的父亲和病恹恹的母亲相濡以沫的情形,我的心针扎般难受,眼泪在眼窝里打转。我劝父亲搬到妹妹家住,但父亲说他还能干得动,忙得过来,不想拖累我妹妹。我心生愧疚,作为儿子,我却无法帮助父亲卸下压在肩膀上的重轭。
  前几日,父亲打来电话,嘱咐我别太顾及母亲的病情,有了钱就想法子医自己的腿。我听罢,泪如泉涌。父亲已届古稀之年,本该享儿女的清福,却依旧在为儿女操心!也许今生今世我无力回报深厚的父爱,但在暮年的夕晖下,我必须让父亲知道,这份血浓于水的情愫,从未因贫困和伤残淡化。相反,只要我合上眼帘,就依然可以看到父亲山一样坚实而凝重的身影。1000字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44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