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

2021-10-06 03:20  作者:夕枫香 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春天时,有一次母亲从家乡到不镇来看我,给我捎来几个老丝瓜,柔软雪白的丝瓜刷起锅来比钢丝球好用的多。我欣喜的剥掉外皮,露出雪白的丝络,在门框上磕了磕,随着“呼啦啦”的响声掉下一地的丝瓜籽,黑黑的丝瓜籽犹如一只只酣睡的小甲虫,我捡起一粒放进嘴里一嚼,一股淡淡的苦味爬上了舌头,原来有着西瓜籽的外形的丝瓜籽并不好吃。母亲说丝瓜籽不好吃但很好种,丝瓜又很能结的,种三、四棵,一家人都吃不退,嫩丝瓜炒辣椒很好吃。母亲来后手脚不停的忙着干这干那,干完后休息一会儿便不顾我的劝阻执意要走,说只是来看看,家里还有活哩。
  
  初夏的一个雨后,女儿在院里窗台下惊喜的告诉我,那儿长出了几棵瓜秧,我跑过去一看,是丝瓜。黑黑的瓜壳裂开,丛生的雪白的毛根从里面伸出来顺着砖缝扎进去,一根透明茎顶着两片椭圆形的叶子,叶子绿得如同碧一般,静静的望去就像一双小手谨慎的捧着什么,仔细一看,是一顶尖尖的芽。原来是放在窗台上的丝瓜籽,不知什么时候掉在地上,连续几天的雨水给她提供了一个机会,于是她顽强的生根发芽。看着她们我想起母亲的话,心里不能不涌起一种震撼:微弱的生命,原来也有这等爆发力。我把她们轻轻的拔起,移栽到门前的空地上。
  
  等我再去看她们时,不知什么时候,她们都扭动着纤细的藤蔓爬上了离她们有一米多远的院墙,简直就像一群活泼的孩子。渐渐的碧绿的藤蔓爬满了整个院墙,就像一挂绿色的瀑布,被风摇动的绿叶仿佛瀑布欢快流动时激荡的浪花,最让人惊艳的是,她竞越过墙头攀上了一株枯树,牵牵绕绕的,牵牵绕绕的,一步一步都藏了生动,藏了语言,像蓄着一段暗生的情愫,理不清,说不尽。
  
  丝瓜开花了。满眼满眼的都是,瓜藤的顶端几乎是每一片叶子便有一朵小花,仿佛是一张张清纯的小脸在笑逐颜开。是的那是笑了,一朵一机的小花,异常干净地笑着,让人忍不住喜爱,那种浓烈的美好,是心底留存的洁净,是记忆里永存的景象。满院的丝瓜花,这朵谢了,那朵又开了。有时那鲜嫩翠绿的丝瓜不等花谢就迫不及待的从花下钻出来,看着这景象,女儿思考了半天,还作出了一首小诗:“春天枯枝发芽,碧蛇头顶黄花,青春是盘好菜,秋后把锅来刷。”是的,鲜嫩的丝瓜蛋虽称不上美味佳肴,无论是单炒还是伴共它来炒,就是用几片来熬汤也是很可口的。
  
  偶然间看到一幅齐白石画丝瓜的画,上面画有两根结好的丝瓜,还有一些未开好的花骨朵儿。他为画取名为《子孙绵延》,这画很美,看着它我觉得很亲切,我恍惚觉得那些丝瓜就是我的母亲,母亲十二岁时便成了孤儿,生活的苦难简直无法想象,后来嫁给父亲后勤俭持家,一刻也不得清闲,那时日子虽然很清贫,但母亲还是尽力让我们兄妹四人全都去读书,而她自己老了也不肯休息,说是活动惯了歇着浑身的骨头就不舒服,总是牵挂这个牵挂着那个,想起母亲,我更加欣赏齐白石那幅画,觉得那清纯朴素的丝瓜花就是世界上最美的花。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43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