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月初三记事

2021-10-06 03:19  作者:夕枫香 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天分外亮丽,久违的太阳终于出来了,温暖的发着柔柔的光,均匀地铺在这些被冬风折磨得奄奄一息的花儿、草儿、树儿、叶儿上面,均匀地铺在这些冻得失去了颜色的山、人的身上,一股熟悉的暧意,从地上升起、扩散,直至天地之间终于一片祥和。
  
  今天,农历冬月初三。
  
  记住农历冬月初三,是在祖母背流水账的日子里,从我记事起,她便在每年的十月开始在我面前背农历冬月初三,一遍又一遍,生怕我记不住。那天,是他二儿子,也就是我的父亲的生日。祖母共有五儿二女七个子女,可她尤其疼我的父亲,从小,我便认为她严重偏心,一直到我上师范。
  
  在将要上学的头一个晚上,叔伯子妹一大家人围坐在一起,庆祝我脱离农门。年过古稀的祖母愧色满面的对我的叔伯训话:“儿呐,你们几个不能忘了你哥的好,要不是为了你们,他不象现在这个样子哟┈┈”
  
  叔伯几个望着祖母和父亲,只顾点头,一头雾水的我后来才从小姨那里知道内情:原来我的父亲当过八年的兵,复员回到本地后在初中代课,为了家里的弟妹,放弃教鞭回家务农,从此身体根本不能胜任农活的父亲陷入农门,再无出头之日,为了这件事,祖母心里一直有愧,直至她老人家八十四岁寿终正寝。
  
  于是,每年的冬月初三,我总会回家,两斤肉,一些家常,陪父亲过个简单的生日。期间有一次由于培训,未能回家,电话之间,父亲说了句:“不能回来吗?不能回来就算了。”不过言语之间,我却听出了父亲盼我回去的急切。
  
  再后来,在城里买了房子,回家的机会更少了,偶而回去,也是当日回去,次日就走,陪父亲的时间实在太少了。
  
  2003年,身体一直不好的父亲病了,我陪着他在家乡的三个大医院寻诊,深深地记得最后在本地最高级别的县人民医院,医生会诊为颅内肿瘤,观察四天后,进入病危期,我含泪坐在他的床沿,拉住他的手,他目光呆滞,望着天花板,口里胡言乱语:“鸡蛋够了,鸡蛋够了……晓儿(我儿子的小名)不要乱跑……”我心里隐隐感到一种不祥之兆。
  
  第二天,病情加重,更加胡言乱语,我泪如雨下。
  
  不过,父亲坚强地活了过来,第三天,他恢复正常,并在几天治疗后,出院回家,只是听力下降,其它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那年,他五十五岁。
  
  从那以后,我更珍惜每年的农历冬月初三,我不论多忙,都会回家,虽然他一再说忙就不回去,可他还是会提前吩咐母亲准备些好吃的,特别是给他的孙子更是准备了很丰富的零食。我们兄妹回去,一家人围坐一起,谈谈身边新近发生的一些事,他也给我们讲讲他听到的一些事和人,虽然他听力不好,可当我们大声地给他讲了后,他却会象一个孩子一样开心地笑个不停。我便对父亲说,农村说男办五十九,女办六十,等你五十九了,我给你大办一下生日。父亲总是急忙推脱说不用了,只要一家人回来就可以了,可我却会坚持己见。我也确实想好了,他五十九时,我给他大办。
  
  不过,天不遂人愿,父亲没能等到他的儿子实现诺言,他在2007年的农历五月初十与世长辞,离我要给他大办的日子,差五个月零二十七天。我呆呆地坐在床沿,流泪拉着他逐渐冰凉的手。
  
  我流泪办完了他老人家的后事,伫立于他的坟前,我仍能感觉到他的温暖,仍能清晰地听到他开心时的笑声,可我知道,我的父亲,我慈祥的父亲,已随我慈祥的祖母去了另一个世界。虽然,他那么清晰地在我的脑海里徘徊,一遍又一遍。
  
  今天,农历冬月初三,我含泪写下这些文字,算是为了忘却的纪念吧!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42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