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与爱的边缘

2021-10-06 03:03  作者:夕枫香 6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那个冬天的下午,母亲端着碗,拿着筷子狠狠地抽了她。她丢下才扒了几口饭的碗,用袖子拭了拭脸上残留的泪痕,毅然地推出了破旧的自行车,头也不回地走了。后面,传来母亲急得蹦脚的吆喝声,慢慢地溃散在了风里。
  天,灰蒙蒙的,仿佛要塌了下来,一如她的心情。车轱辘在泥泞的小路上拼命向前,她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淌,滑进了嘴角,一股凉凉的咸里夹杂着涩涩的苦渗进了她的心里。
  是的,她已经12岁了,从她迈进初中校门的那一刻起,她就再也不是家人眼中的“孩子”了。在学校寄宿的她,不得不独挡一面,开始正视自己的生活。在毫无退路可言的情况下,她逐渐学会了自理。
  可父母却不曾知道,她只是个孩子。每逢星期六,她会欢呼雀跃、手舞足蹈、迫不及待地往家里赶,无比的兴奋和激动湮没了途中的苦与累,“家”,为何有如此强大的磁场和魔力,小小的她无从知道。
  而每个星期天,她都会默默在心里祈祷N遍,让时针慢一点、再慢一点、、、、、、哪怕在家多呆一分钟,对她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恩赐和奢求。那每每欲走还留的感觉,让她极度崩溃,欲罢不能,心如刀绞,肝肠寸断,几欲窒息。
  “妈,我今天不想去学校!”她鼓起勇气,说了一句,妈妈便怒不可遏,筷子也随之劈头盖脸地飞过来,她没有想到,妈妈会发如此大的火,简直有点不可理喻。
  一向以来,父母都视她为掌中宝,可自打她上初中以来,他们都变了,变得似乎有点不近人情。妈妈仿佛变成了一只偏心的母鸡,肆意地把姐姐护于自己的羽翼下,而唯独把她狠狠地啄了出去。她有点顾影自怜起来,委屈里掺进了一丝丝的恨,在她心底深处找到了生长的土壤。
  之后的星期六,她选择了留校,尽管她还是情不自禁地往回家的路上,看了又看。
  天空,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凛冽的寒风像尖刀一样切割着行走在路上的脸,大家都缩着脖子,小心翼翼地探路,生怕稍有不慎就会摔倒在冰天雪地里。
  正准备去食堂打饭的她,用双臂紧紧地抱着自己单薄的身体,瑟瑟地逆着风艰难前行。“静儿!”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她怔了一下,抬头的一刹那,整个人定住了。
  雪人一样的妈妈,推着自行车,站在她的面前,她的脸早已被冻得发紫,眉毛上沾满了雪,鼻子也煞是通红,干裂的嘴唇上仿佛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霜,唯独那双凹陷的眼睛里透出满是温暖的光芒,再往下看,她的裤管和鞋子早已湿透,自行车的钢丝和链条上裹满了积雪。
  真是无法想象,二十好几里的路,妈妈是怎么过来的,她的鼻子突然发酸,一种钝钝的疼痛细细密密地绗过她稚嫩的心,原先曾在心头信誓旦旦、不再理妈妈的决心顿时飞灰湮灭。
  “下这么大雪,您怎么来了?”
  “你爸出门了,上个星期你没回家,我想过来看看,顺便给你带些东西来。”妈妈乐呵呵地笑着,嘴里呵出一团团白气。
  “这么远,您来干嘛呀!”
  她假装任性地责备,转过头试图看了一下后面的风景,早已红了的眼睛里差点涌出泪来,硬是被生生地咽了回去。
  “你这孩子,从小就倔!”妈妈一边说,一边把自行车靠路边停稳,接着从封了几层塑料胶纸的篮子里拿出一条刚织的毛线裤和新做的棉靴来,递到了她的手里。
  “噢,还有,这是给你带的咸菜,学校的伙食不开胃,跟同学分着吃哈!不早了,我得赶回去了,自己照顾好自己啊!”妈妈把自行车调了个头,朝她扬扬手,示意她快进屋,趔趔趄趄地向前移动。在妈妈转头的一刹那,她看到有晶莹的液体从她的眼角偷偷滑落。
  她躲在学校门口的墙角里,目送着妈妈远去的背影,不由得用牙齿咬住右手弯着食指,浑身颤抖起来,泪水早已模糊了视线。
  ---------祝天下的妈妈“母亲节”快乐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31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