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06 03:00  作者:夕枫香 13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我是下课后,走到宿舍楼下看见哥的。赶到住室门口,见门口放着两个编织袋,里面装有米和面。哥说,以后别买,我给你拿。我拍去哥身上的面,倒半盆热水让他洗。20分钟后,我送哥走,在校门口,他骑上车,一头扎进寒风中,那凌乱的头发,如坡上稠密的枯草。我望着哥,往事历历在目。
  
  那年,我七岁,哥八岁。秋季开学前,奶做了两件粗棉布上衣,哥一件,我一件。开学了,我穿上了新衣,哥却仍穿着他那件缝了补补了缝的旧上衣。第二年夏天,哥把他那件新上衣也给了我。
  
  我和哥都上一年级。老师让默写生字,哥写得最好,我写得最差。老师要罚我站一天,不准回家吃饭。我吓哭了,哥也哭了。哥去找老师,要老师让我回家吃了饭再站。老师不答应,哥也就不回家。老师无奈,只好让我们回家了。此后,哥成了我的小老师。夜里,昏黄的灯光下,哥教我查指头,算加法减法,陪我默写,帮我纠正错误。我再也不害怕老师叫我在黑板上算题、默写了。期末考试,我两门功课均得了90多分。
  
  哥和我都进入了县重点中学。我们哥俩是全村人的骄傲。我们这个山窝窝太穷,从未有人出乡读过书。哥学习棒,次次考试拿年级第一;他能力出众,次次被评为模范班干部。谁知上初二那年,家里祸不单行,先是奶奶病逝,后是爹滑坡摔折了腿,家里负债累累,妈就用孱弱的身子支撑起这个家。哥心疼妈,经常回家帮她干活,学习却从未退步。然而,中招考试,哥却名落孙山。那天,哥回到家,蔫不唧的。爹气得闷烟抽了一锅又一锅,妈气得茶饭不进。我竭力相劝也无用。后来,我大学毕业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哥的书箱底下发现了一张通知书,这是那年内乡师范寄给他的,我恍然大悟,顿时潸然泪下——哥为了我,竟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和牺牲!
  
  我上高中,又上大学。哥农忙时干地里活,农闲时外出打工,用血汗钱供我读书。每次收到哥寄的钱,我都心绪难平。我大二那年,一个雪天,哥在家里干活,一块儿石灰掉在他左眼里,到医院冲洗后,他怕花钱没再治疗,结果发了炎,后经治疗,眼还是留下了残疾,瞳仁上有米粒大小的疙瘩,望之令人心疼。
  
  哥现在已经35岁了,仍未成家。我曾多次对哥说,别再为我操心了。可哥却说,在他眼里,我永远是一个需要他关照的小弟。哥淡淡的一句话往往牵出我两行热乎乎的泪。
  
  哥匆匆忙忙地来了又走了,从学校到家里,他要赶30多里山路呢!望着哥在寒风中渐渐远去的背影,我的心里再次涌起那种无法言说的感激……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28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