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命中的灯火

2021-10-06 02:58  作者:夕枫香 7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灯火,无论什么时候的灯火,无论什么地方的灯火总是好的。它可以照亮人生的方向,我喜爱灯火。
  
  小时候哥哥姐姐们都在城里跟着父亲上学,母亲领着我守在农村老家。那时候农村没有电灯,我记得最清楚地是我家有三盏煤油灯。我那时有四五岁吧,不到上学年龄,母亲白天很忙,晚上在煤油灯下教我写字。学的很是艰难,很是不好,我从来没见过母亲恼怒过。而是一遍一遍的纠正,一遍一遍的鼓励。等我学好了,睡了,母亲又在昏黄的灯光下纳鞋底。那时候,生活即使再艰难,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我们家七口人都能穿上母亲做的新鞋子。特别是给我奶奶做的鞋子,让脾气较为暴躁的奶奶都赞不绝口。母亲常说,穿一双舒服的鞋子,就能稳稳当当走路,减少一些磕磕绊绊。那时候母亲给我呆在一起的最长的时间就是在灯光下,所以我对灯光特别的依赖。有一次,邻居家有事,母亲帮忙去了,我自己守在家,特别害怕。母亲给我点了两盏灯,让我在家等着。我自作主张,把两灯都端到卧室放在床头柜上,自己躺在被窝里迷迷糊糊睡着了。等到第二天醒来,发现柜子竟烧黑了一大块,母亲脸上没有一点怒色,而是用很庆幸的眼光看着我,说没酿成大祸就好,交代了注意事项就没再说什么。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总是刻着母亲在灯光下样子,纳鞋底,教我写字,我闯祸差一点失火还是用那温和的目光看着我。母亲这个样子一直都刻在我内心深处,我行为处事时脑海里总要闪过母亲的影子,总是想起母亲纳鞋底时给我说过的话,走路时要穿一双舒服的鞋子。
  
  七岁那年,母亲没有经过父亲同意,坚决也把我送到城里上学。那时我看到隔壁邻居家有一盏漂亮的台灯,很是洋气。心里也想拥有,自知家里经济紧张,始终没敢跟父亲张口要。心想,要了也是白要。回老家时,偷偷跟母亲说了,母亲只问我一句:那台灯好在什么地方?我说就是想要,要了我就愿意学习。母亲跟我一起来到城里,当天我就拥有了心仪的台灯,这盏台灯我一直用到初中毕业,将近七八年,实在不能再修了,才不用了。就是喜欢这盏台灯,从它的造型到它发出的柔和的光线,这盏台灯就像母亲送给我的一双舒服的鞋子。
  
  94年考大学,以两分之差不到本科线,却高出专科录取线30多分。父母都主张我复读,我坚决不愿坐班。母亲说,让孩子走吧,也不能吊到高考这棵树上,是金子到哪儿都能发光。上大学时,母亲给我买了一把矿用电灯,说方便学习用。两年的大学时光,被我虚度,直到今天,我还深深地愧对母亲的那盏矿灯。
  
  上班时,母亲给我说了几句话:你也大了,也有自己的主见了,你妈老了,思想也跟不上时代了,只劝你一句,你底子薄,多向人家学习,把工作干好。我说:妈,我会的。我深知我愧对我妈。
  
  如今在工作岗位上干了十几个年头,早出晚归,天天穿梭往来于灯火之间,有时是相当的疲惫,讨厌那一眼望不到头的灯火。但是再苦再累我都坚持把工作干完,干出色。因为看见灯火,我就觉得不能再愧对我妈,看见灯火再难我都能坚持。
  
  灯火,无论什么时候的灯火,无论什么地方的灯火总是好的。生命的意义就在于灯火,特别是岁月被灰尘蒙沙的时候。母亲就是我生命中的灯火。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27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