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母手中线

2021-10-06 02:22  作者:夕枫香 4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开春,儿子要去另一个城市谋生了,收拾行装之事本来这次我是不打算插手的,孩子大了自己的事应该自己作主,可看到他忙进忙出没有头绪的样子还是忍不住要管,我细致地翻阅了一下他的行囊,思忖着在每个季节不同的气候环境和场合中总得有换洗的衣服,把他放进去的衣物统统倒出来,然后一件件检查,看衣缝有无脱线,纽扣是否遗落,不当的重新修正缝补,一切完好再折叠归类存放。习惯性边做边唠叨着平时衣服该如何打理收拾,什么时候穿什么衣服,儿子无辜又无奈地对我唯唯喏喏,他知道我就算赌咒发誓不再过问,完了还是要管要说的,本性难移呀。
  
  天下的母亲大抵如此吧。想当初我上学,离家前的十天半月,母亲便计划着为我筹备衣物,那时家中老小一大摊子,可真正的劳力只有父母两人,因此,母亲白天要在庄稼地里劳作,晚上忙完家务已近深夜,还要坐在床上做一两个钟头针线活,为我们缝制应季的换洗衣物。母亲擅女工,是方圆几里公认的针线巧手,裁衣衲鞋、绣花剌锦样样都是拿得起的,做出的针线活莫不叫人啧啧称赞。
  
  犹记每年十冬腊月,农闲时节,母亲仍是身心不得空闲的,只是有了较为宽裕的时间留在家里为我们缝补浆洗,此时母亲必先清检全家老小的四季衣物,把该缝补的拣出来放一处,再记下各人都需添制哪些衣物,一并去集市商店把衣料买回来,接下来的日子,母亲忙完家务,白天裁剪缝纫,夜晚飞针走线。
  
  静谧的山村冬夜,寒冷被拒之门外,房里昏黄的灯光犹如一双惺忪而柔和的睡眼,而母亲坐在床沿双目炯炯,床榻上放着针线笸箩,里面装着当晚要做的针线活,大多是一些要缝补的衣物,或绣枕衲鞋,母亲喜欢边做边端详,心情好的时候就哼一两支小曲,伴着衲鞋“呼、呼”的节奏低吟,夜阑更深,而我则趴在母亲大腿边不知不觉酣然入梦,记不得在多少个清晨醒来时,一双精美的绣花鞋便套在了我脚上,我立马雀跃般飞出屋子,在每一个人面前来来回回地走,直到别人一脸惊羡地围着我,脱下、端详、抚摸、赞叹曰:“真好看!”才欣欣然好象春风般得意的飘到别处,满村子旋转。
  
  后来,我稍稍长大些,觉得母亲这一针一线的实在太麻烦,也不时尚,就不要母亲再做了,可母亲还是不声不响、没完没了的穿针引线,我也不再注意母亲在做什么,只是冷不防地发现破了的衣服上豁然缀上了一朵小花,掉了的纽扣又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子上,准备遗弃的开缝的裤子又完好如初了。在别人眼里,我的衣着别具一格,时有与众不同的亮点,引人注目,这都源于母亲的别出心裁,巧手天成。
  
  母亲常说:“做人要注意形象,衣着要整洁得体。古话说‘笑破不笑补’,麻布旧衫只要清爽齐整,穿出来也让人肃然起敬。”
  
  如今,已近古稀的母亲仍不辍手中针线,每次回家都会给我们一些惊喜,或绣枕靠垫,或鞋帽夹衫,针脚依旧匀称细密,布料颜色搭配协调,构思布局精巧,尽显古香古色之韵。然而我再也不舍得将其示于众人,悉数藏在箱底,在心悠神怡、风和日丽的日子里,虔诚地如数家珍般捧出,呈于蓝天艳日下,然后,细细品味、欣赏…… 

赞                          (散文编辑:散文在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07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