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外公

2021-10-06 02:16  作者:夕枫香 4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还记得那是一个有些许阳光的上午,我跟母亲在街上走散了,不是因为人流太多,而是因为我不想跟着母亲去那个我不想去的地方。所以我故意放慢了脚步,刻意的不去在意母亲在人流中的身影。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然后遇见一个朋友还有她的妹妹,这下终于如了我的心意,我跟母亲分开之后,便跟他们一起走了。我们去步行街买了一双鞋子,然后去了我渴望已久的滨江路。那天滨江路很热闹,那里的景也很美,我却无心欣赏,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收到表妹的短信时,我正准备回家。表妹让我快点赶去医院,说是外公病重。当我赶到医院的时候,表妹领着我走进重症监护室,我看到挂着氧气,躺在床上张着嘴出气的您时,我的心重重的落了一下。我不敢叫您,也不忍心再看下去。见了主治医师,她给的答案既模糊又明了。她说病人左半边的血管全部堵塞了,心跳的频率很乱。我问她是否有救,是否可以手术,医生说不可以手术,但是他有呼吸有心跳,像这样的病人也有痊愈病例。话说到这里,我已经明白医生的意思了。后来我见到了舅妈,她的一番话,让我的心彻底凉了。但是我又能如何,我只是个外孙女,根本没有发言的权力。重症监护室有规定,家属只能在特定的时间才可以进去一次。因为表妹是重症监护室的护士,所以我可以随便出入。给父母打了电话,我在外公床边站了两三个小时,看着他躺在那里,看着计算机显示器上心跳和脉搏跳动的曲线,我思绪万千。
  
  记忆里对您最初的印象好象与糖有关。还记得那时候我正处在换牙的阶段,你买了糖过来看我。我在吃糖的时候掉了一颗牙齿,我便认定那是外公的错,要是您不买糖过来,我的牙齿就不会掉了。
  
  还记得你住的房子,那一年夏天,爸爸带着刚放暑假我去看您,走进那低低的瓦房,地面还是用泥巴铺成的,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刺脚。您找了一条长凳子让我们坐下来歇歇,我看父亲用手抹了一下凳子再坐下,我没有坐,因为我怕弄脏了我雪白的新裙子。那时候外婆还健在,我看到她满是皱纹的脸,有一丝的害怕。听他们说大舅很早就死了,大舅妈带着小女儿改嫁了,大舅的儿子是您和外婆养大的。第一次去,大表哥就把我逗哭了,也许是小时候很爱哭的缘故吧,您把大表哥骂了一顿。
  
  总是听母亲说,她小时候外公家很富有,在那个年代已经有了自己的拖拉机,还有船,外公是个机械师傅,技术远近闻名。当母亲说起外公年轻时候的那些事儿,我总能看到她脸上自豪的表情。每当那个时候,父亲通常是不说什么的,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家特别穷,我爸和姑姑他们连饭都没有吃饱过。可想而知,外公年轻的时候是多么光鲜,只要一提起外公的名字,乡里乡外无人不知。
  
  因为母亲常年在外,外公家我们是很少去的,特别在外婆过逝之后。每年过年的时候,都是父亲买上一大堆东西,挨家挨户的送去,我跟弟弟是不喜欢去的。因为外公家不好玩,而且交通不便,常常要走几个小时的小路。对外公的印象其实很模糊,外公也很少来我们家,只记得他每次来的时候,都要准备一些酒水。我们家没人喝酒,只有外公或者其它客人来的时候才准备那,那个时候我特别不情愿去店里买酒。
  
  那一年,是上高中的时候吧,好象是个春天,我跟弟弟一起去外公家看他。我们到的时候,看到外公一个人在屋顶上收拾房子,整理那些已经破烂的瓦片,听村里的人说,我二舅妈不让外公跟他们住一起,让他一个人搬到下面的老屋子来住。当我一眼看到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站在斜度很大的屋顶上,一边还要弯腰去捡另一些瓦片,我真恨不得把我舅舅叫过来骂一顿。作为他的儿子,他怎么忍心让外公一个人做这些事呢?还把他赶出来,让他一个人自生自灭,我真的不知道他的心是用什么做的。人都会老,他们是这样对待外公的,我不知道等他们都老了的时候,他儿子又会如何待他。
  
  曾经看过一个小故事,一对夫妻给自己家的老人做了一个木碗,让老人独自一人在另一旁吃饭。后来有一天,他们发现自己的儿子在用木头做东西,父亲便上去问了一下。当时,那个小孩就说,自己在做木碗,留着他和母亲老的时候用。那位父亲听到那样的话之后,就把老人重新接到桌上吃饭,跟他们用一样的碗筷。我庆幸自己看到了那个故事,人都会老,我真不知道他们那么做又是何必呢!
  
  刚出来打工的那一年,十月份回家的时候,我跟母亲还有弟弟一起去看了外公。我们买了两箱牛奶,我和母亲一人给了他一些钱。父亲叮嘱过我们,外公脑子不清楚,让我们把整钱都换成了零钱给他。外公说什么也不要我的钱,我硬塞到了他的手上,我说虽然不多,但是我的一份心意,您一定要拿着。我看到外公眼里闪着的泪光,我也差一点哭了。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那个还算健康的您。
  
  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间了,总之那次打电话回去的时候父亲告诉我,外公在我们家。我跟您问好,您说要在外面好好工作,好好照顾自己。我答应了,我也让您好好保重身体。拿着电话说了几句话,我就哭了,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声音,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我的眼泪那么浅,说落就落下来了。
  
  母亲回到家的第二天,我就问她什么时候去看外公,妈妈说第二天去,可是也就在那一天的下午,我在医院看到了病重的您。事后母亲很后悔没有及时去看您,她说如果我们回去的那天就去看您,至少还可以跟你说说话。我知道您一定有很多话想说,但是已经说不出来了。还记得我去看您的那一天,我们来到您的床边,舅妈说你已经好几天没睁眼睛了。我在您的床边叫您,或许是您真的疼我,也或许是老天倦顾我。您睁开了眼睛,还拉着我的手跟我握手。我看着您,我知道您有话想说,可是我也无能为力。爸爸把你的手放进背窝里,让您好好休息。我也退了出去,因为我的眼泪又快要流下来了。
  
  您靠着一些水维持着仅有的生命,他们都说您在等自己那一家人团圆。小舅是不会回来的,因为他气您。他说您帮二舅家做了一辈子农活,老了就该他养您。二舅妈也在您的床边跟您说过了,让您不要等小舅一家,他们不回来了。大姨妈一家人回来的那一晚,我们一起去床边看您了。大表哥守了您一天一夜。当我告诉弟弟外公病重的消息时,弟弟正在上班,他说,外公没有看到他是不会离开的。就在那个下午,就在我看过您之后,弟弟赶来看过您之后的十几分钟里,您离开了。当时我就在想,虽然我们很少在您身边,但您是最疼我们的不是吗?
  
  他们帮您穿好衣服,我跟表哥帮你盖被子,我已记不清到底盖了多少床,我只知道您躺在了那里,再也不会醒来了。人生老病死各安天命,只是您的这后半辈子过得实在太苦了,我为您不值呀!不过老天爷还是公平的,他没有让您受太多的病痛折磨,走得还算轻松,其实这对于您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吧!很多人都不理解小舅,都说他没有良心,连您最后一面也不见。我知道,您是理解他的,您不会怪他。
  
  送走外公是在初三的清晨,我站在母亲身边,看他们把你的官放入坟里,我向您鞠躬,默默的在心说,愿您一路走好!父亲说,老天爷会将你的灵魂提到天上的,我相信父亲的话,我知道,您此刻正在天上看着我们呢!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9031.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