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清明菜

2021-09-28 01:15  作者:夕枫香 8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阳春三月,看见邻人提着采摘来的清明菜,不禁勾起了我的许多回忆。
  
  清明菜,又叫鼠耳草,是川东巴渝一带人家春天爱吃的一种野菜,植物学上是何种称谓,不得而知。先民留下的《诗经•国风》里,有“采蘩”,“菜薇”,“采葛”,“采荇菜”的记载,可惜没有留下采清明菜的文字。南宋诗人陆游曾有“更煎药苗挑野菜,山家不必远庖厨”的诗句,这里的“野菜”,据说指的就是清明菜。清明菜可以入药,更可以充饥果腹,在我国浩如烟海的历史文献中,我们也许可以找到许多相关的记载。
  
  不起眼的清明菜,在菜市场里是买不到的,须得自家去采。
  
  小时候,我曾随母亲提着篮子,去杨家坪郊外采清明菜。那时,杨家坪的人烟远没今日稠密,房屋也不多,一走出不长的街道,四周便是乡野。清明前后,田间地头土坡荒地,到处都可以采撷得到。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盛满一篮子。
  
  清明菜,叶很小,略略呈椭圆状,浅绿浅绿,叶面茎梗上覆有短短的灰白绒毛。老的,顶梢有一簇簇小黄花。采摘时,多选嫩的掐,回家后,母亲将清明菜淘净剁碎,然后和上面粉,或用油烙成饼,称为“清明粑”,或掐成鸡头状和着汤煮,称之为“清明鸡头”,咸甜均可,味道绝佳,又都有清明菜淡淡的清香,那也是春天的气息,令我久久难忘。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那三年困难时期,什么物资都紧缺,要凭票供应,粮食定量又少,我在校住读,半饥半饱。春天的日子,周末回家,有时也能吃到一顿“清明菜”。母亲那时在上班,抽空采点清明菜留着我回来吃。她说,郊外挖野菜的人多,又没时间,清明菜很难采到了。母亲将自己舍不得吃积攒下来的一点面粉,洒上捣细的清明菜,在锅里煮成面糊,滴上几滴油,便成了香喷喷的“清明糊”。看着我狼吞虎咽地喝着“糊”,填饱了肚子,她才放心,而面色腊黄的母亲自己却吃得很少很少。望着碗里呈翡翠绿般的“清明糊”,那时候我简直觉得它是世界上最好的美味佳肴了。
  
  岁月沧桑,年复一年,田野上的清明菜“春风吹又生”,那淡雅的小黄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而母亲已离我远去十八年了。我再也吃不到母亲调弄的可口的清明菜,再也没法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了。
  
  难忘清明菜,难忘母亲。
  
  2013-2-4旧作新改
  
  

赞                          (散文编辑:月然)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89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