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4 03:01  作者:夕枫香 13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桃花。今夜月明人望尽,不知秋思落谁家。清明节大概是个格外引人哀思的的节日吧,无端梦到外婆,鼻子有点酸。
  
  在我很小的时候,外婆对我很好很好。每一次来我们家,都必得买点小零食之类的,或者带点小玩儿意儿。那会儿我很爱吃方便面,于是外婆便次次买红油方便面,外加两包麻辣小吃。记得有次外婆给我带来一包的头花------不知道从哪个亲戚那里要来的,而我却满心欢喜,那些头花多么漂亮啊。外婆一直过得不好,舅妈当着我们的面都敢骂她,更不要说背后了。外婆做饭很差,家务活也不怎么会,地里田里更是指望不上她,于是有一次我看见她背了一背篓的草回家时,我惊呆了。外婆年轻时候是做媒的,很少着家,也难怪她做不来家务。我一直担心舅妈虐待外婆,可是,没有每天生活在一起,担心也淡了。
  
  在我深深的记忆里,外婆还很康健的时候,她个头不高,身体却不瘦,脸上的赘肉让她的脸看起来有点雍容的感觉,其实还挺富贵的一张脸。外婆脚很小,像极了三寸金莲,我不知道是不是裹过脚,因为我没有看过。这么小的一双脚是如何支撑起她的身体的,我很怀疑。那个时候特别喜欢外婆,因为她会给我买各种零食。
  
  时光再往前一点的时候,外婆开始捡垃圾卖,背着个大背篓,开始在各个地方捡些瓶瓶罐罐,破铜烂铁。时常听见有邻居或者一些我不熟悉的亲戚说,某某天在某某地看见你外婆捡垃圾,更有甚者,连捡了些什么东西都惟妙惟肖的描绘出来。我觉得很难堪,我听不下去就会跑开,一群八婆!也会埋怨外婆为什么要去捡垃圾?为什么要给哪些人去说?我已经忘了妈妈的表情,因为我不敢看,更不敢想象。
  
  等我再大一点,我开始理解外婆。我深知他们的生活环境,舅舅极少管家里的事,而且,似乎他对外婆,是厌恶的或者说感情复杂的。舅舅嗜酒,舅妈典型的没有文化的家庭主妇,家里三个女儿性格上多多少少受了些家庭环境影响。这时候我开始支持外婆去进行她的“工作”。六月流金的时候,外婆会经常到我们家来吃一顿午饭,当然,背着个大背篓,里面还有很多水泥口袋,纸盒什么的。妈妈会特意加个菜。而那时,外婆仍然没忘给我买零食。舅舅家的女儿经常会抱怨外婆对我和我弟弟还有表弟好,而对她们三姐妹不好。我想手心手背都是肉,外婆对她们的好,怎么就看不到呢。
  
  时光荏苒,我一年一年的长高,外婆似乎一年一年的长矮了去。终于,外婆不再捡垃圾了,因为她捡不动了。她开始需要拄着拐棍,似乎记得她在伊始还会拄着拐棍去捡垃圾卖,后来实在不行了,只好呆在家里。舅妈定不可能为外婆洗衣服,我每次走近外婆或者去她的房间都有一股味道。这时候外婆就会想去别人家呆上个几天,小姨在外打工,于是外婆会来我们家。记忆深刻的一次,外婆手会痉挛,夹菜都夹不稳,我的眼睛里的东西和舅舅一样的复杂。外婆的手其实是肿的,据说从山上摔了下来,草草用布条包了下,于是好久都是肿的。妈妈给外婆洗完头发的时候,我也正要洗,第二天是星期一,所以我要洗头去上学。我拿起脸帕不经意发现上面还有好多银丝,我应该感到哀伤的不是吗?可是我却很愤怒,我很生气。于是我开始抱怨妈妈,实则不待见外婆。我不知道外婆有没有听到,我看见妈妈暗淡的眼神。
  
  又过了几年,这下外婆连拐杖都不用了,因为她瘫痪了。外公在照顾她,可是外公八十多了。他们家经常吵架。
  
  又过了两年,外公去世,一年半后,外婆也离开了。
  
  我无法说他们一辈子到底过的开不开心,我只知道,他们很爱我。
  
  我只知道,我想说,对不起。
  
  我只知道,我好想他们。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84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