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人家

2021-09-24 02:46  作者:夕枫香 8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一)
  
  干妈送了几麻袋莴笋来,叶子堆了一大堆,根茎去皮切成小长条用盐,糖,酱油,味精腌了一夜。早晨用批发的小菜食品袋装好,封口机一封,一袋袋很有卖相的样子。满满一篮送干妈家,再送点给三叔家。回眼看去所剩也不多了,尽管如此,也够吃它个一年半载的了,总不能拿小菜当饭吧。
  
  爸爸说:“那边坛子里还有冬天腌的萝卜,还能装个一百多袋。”听完,我毫毛都竖立了,土地不要钱,调料跟胃也不要钱吗?
  
  在乡村的好处就是随便什么地方都能摸出点吃的。一年四季的蔬菜瓜果,堆的屋子里到处都是,吃到第二年再长绝对没有问题,而且环保。自己家吃的蔬菜农民们是不会浇化肥打农药的,所以得癌症的以城里人为最。我是农民,因此心里深深感到欣慰,当然,我也不卖粮食蔬菜祸害城里人,只是自足自给而已。
  
  老家屋子周边的小鸟很多,各种各样的,有的甚至叫不出名字。其中麻雀最多,胆子还大。如果门开着,它们甚至会在狗狗们的惊奇注视下从容地跳进狗们的碗里忘我地进食。我几次看见大狼狗梨花拖着大舌头,带着好奇的眼神可爱地观望这些鸟儿。只是看着并不阻挡它们吃自己的食物,也许梨花也觉得布施是美德?几乎所有的狗狗们都不在乎小鸟的这种侵占行为,想想也是奇怪而有趣的事。
  
  妈妈跟爸爸说:“这些鸟胆子玩大了嘛,跑进来吃了。”
  
  话这样说,却不驱赶,大家都觉得可以接受,随缘共处也不错。
  
  (二)
  
  大伯生病住院了,这个豪爽开朗的可爱老人,嗓门永远是那么的大,笑声永远是那么的响,脾气永远是那么的臭。三叔曾经很无奈地评价爸爸家四兄弟个性:四个弟兄都遗传了爷爷的火爆性格,一个赛一个的坏脾家。
  
  大伯晚年得了糖尿病,他怕死却又不肯忌口。碰见喜欢吃的总是要来一点,然后唉声叹气地说,:“好吃的都吃不成还活什么劲。”看着他这样所有人都善意地笑他,我们都知道大伯今天的幸福来之不易。
  
  都说中年丧妻晚年丧子很不幸,这两件伤痛大伯都经历了。大妈当初买了我家老祖屋给堂哥盖了当婚房。房子盖好不久就病倒了,白血病。
  
  八十年代这个病跟癌症一个概念,大堂哥衣不解带地看护了几年,在大妈去世不久后也离开了人世。这是怎样的灾难我不忍回顾。
  
  大妈去世的那年是个大雪天,电报送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记得爸爸看完电报很吃惊地对妈妈说:“大嫂过世了,我得赶紧回去一趟。”
  
  路上很不好走,披麻戴孝的堂哥跟堂姐们守在车站接爸爸。快天黑的时候到的,当爸爸下车看见天寒地冻的雪地里跪了一地的孩子。堂哥流着泪对他说:“伢伢(叔叔),我妈走了。”
  
  爸爸眼泪顿时滚落了下来,把他们拉起来说:“我已经知道了,收到电报就来了,路上不好走。”
  
  事后爸爸回来告诉我们,当他看见跪的一溜地的堂哥堂姐哭着向他报丧的时候,他心都碎了。时至今日,写到这里我的眼泪也忍不住掉落,亲人的生离死别实在是锥心之痛。
  
  大妈跟大伯一样是大嗓门,勤俭持家的好手。他们生育了五个孩子,夭折了一个,剩下的两男两女都很孝顺。全家人一样的直爽开朗脾气,都在航运公司工作。所以大家都喜欢去他们家,因为他们的幽默跟快乐的家庭氛围。
  
  过份完美的世界是不存在的,缺憾时刻伴随。这个家庭遭遇了失去主心骨的变故,大妈走了。大伯坚强地安葬了大妈,可他没想到后面更大的打击接踵而至。扣子哥哥是大伯的大儿子,高大帅气,身高一米八五。他来南京的时候我总喜欢站在凳子上往他背上猴着让他背,嬉闹不停。每次他们来我跟姐姐都会开心地欢呼不已。扣子哥哥是在大妈去世一年不到离开的,爸爸再次接到电报当时就泪奔了,喃喃地说:“怎么不幸总降落在他家啊”。我们也跟着掉眼泪,感觉这样的灾难再次降临在大伯家实在太不公平了。
  
  当时扣子哥哥已经结婚了,孩子两岁多点。在他去世半年不到妻子实在忍受不了失去他的痛苦去外地工作了,她说她受不了那种伤痛的环境跟失去爱人的痛苦。
  
  大伯对她说:“离开也好,碰见合适的重新找一个。”他留下了孩子,说是长孙得留在刘家,其实是怕孩子拖累她重新选择。并将家里所有的金银首饰都给了她。那点首饰在当时是不小的一笔钱,尤其是大伯家当时的状况。
  
  “钱没人重要,”大伯这样说。
  
  我对大伯的敬重也是从那时开始的。
  
  那时每家的条件都不富裕,凑的那点钱只是杯水车薪。大妈跟扣子哥哥生病借了不少债,两个堂姐已婚的家庭还有一个堂哥,大家开始节衣缩食还债。大伯为了多赚钱开始跑船,小堂哥还辞去了工作开始跑运输,那种辛苦我们都暗暗担忧,希望他们的生活能早点好起来。
  
  老天有眼,也就五年吧,大伯家在他辛苦的操劳跟带领下彻底翻身了。小堂哥向阳开了钢材厂,生意做的风生水起。
  
  他结婚了,对象是高中同学,一个不错的女孩子。他们养大了扣子哥哥的孩子,并培养上了军校。因为过于关注扣子哥哥的孩子,他们自己的孩子却没能考上大学,现在跟他们一起开厂。大伯早已恢复了肥胖的身材,整天乐呵呵的。也许是吃的太好,糖尿病也得上了。大伯不忌口的吃,真是威武。
  
  有时大伯来家里做客,妈妈会特意炒点素菜给他。他会皱着粗黑的眉毛笑着说:“上点好菜,我不欢喜吃草。”大鱼大肉照样筷子来往不停。
  
  听说大伯住在医院哼哼唧唧地怕死,爸爸没好气地说:“让他忌嘴死活不听,现在知道怕了,多吓吓也好,看他以后还嘴馋!”说完准备送去医院的补品去了。
  
  瞧这弟弟当的。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738.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