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顶针

2021-09-24 02:17  作者:夕枫香 18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母亲的顶针
  
  晚饭后,儿子衣服上的扣子掉了,我找针线,看见针线盒里的一枚顶针,不禁想起了母亲。母亲每次做针线活都离不开顶针,从少女时代一直到年老······
  
  顶针的样子简单而又别致,一个小小的圆形铁环,上面有许多小窝窝,做针线活时戴在右手的中指上,针穿不过去时,用顶针使劲一顶,针便从布的这边穿到那边。就这样,一针一顶,一件衣服做好了,一双鞋子做好了,一件刺绣做好了······
  
  我年幼时,母亲手指上的顶针似乎从未摘掉过。白天,母亲在田间地头忙碌,累得实在干不动了,她便歇息,又掏出鞋帮穿针引线起来,因为娘家·婆家十几口人的鞋都有她做,如果她不忙里偷闲,我们也许要光着脚丫跑了。母亲的手经常被麻绳勒得红肿,天长地久,磨出了一层厚厚的茧,尤其是那厚厚的鞋底纳起来真是费劲,先用锥子戳一个小洞,再用顶针,一根长长的麻绳才能穿过去。
  
  夜幕降临了,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照亮了简陋的家。母亲在灶间忙碌着,锅里热气腾腾的,我们围坐在一个小炕桌旁,只等饭端上桌。晚饭终于上桌了,我们争先恐后地吃着,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可口的佳肴。母亲总是等我们吃饱后,才收拾残羹剩饭填饱肚子。而我们摸着鼓鼓的肚皮躺在暖暖的炕上,嬉闹着,父亲不耐烦的呵斥几声,我们只好静下来,渐渐进入了梦乡。不知什么时候,我被窗外一声声凄厉的叫声吓醒,揉揉惺忪的眼睛,看见豆大的灯光映在母亲憔悴的脸上,母亲埋头穿针引线。我爬起来,怯怯地问:“这啥在叫?我害怕!”
  
  母亲把针放到头发里擦擦,说:“怕啥?不怕!好像对面山上的野狐子学狗叫?”
  
  我侧耳细听,摇摇头,“不是的,哇哇——哇哇——在咱家屋后?”我慌忙用被子捂住头。
  
  母亲用针把灯芯压压,手指上的顶针在灯光的映照下,亮晶晶的,如同一枚金光闪闪的戒指,“快睡,可能是夜莺······不怕·······”母亲困得打了个哈欠。
  
  我顿时不怕了,母亲就是我们的保护神,什么不用怕。我斜着身子躺在母亲身边,听着夜莺和野狐子似近似远的叫声,眯着眼看母亲穿针引线。
  
  母亲轻声说:“你们几个淘气包,裤子才穿几天就磨破了。唉,咱家有一台缝纫机就好了。今年收成好的话,就能买了。”母亲一脸的困倦,又打了个哈欠。
  
  睡在炕的另一头的父亲翻了个身,眯着眼睛望了我们娘儿俩一眼,说:“说吧,叽里咕噜的尽吵人。”
  
  “我妈多辛苦,爸,买台缝纫机吧!”
  
  “给南山坡的豆苗多锄草,到秋后,咱买一架缝纫机。睡吧·····”父亲又翻过身沉沉的睡去。
  
  母亲叹了口气,说:“唉,困得上下眼皮直打架······坐月子做针线活落下了病,针线活做久了,眼睛干涩疼痛。”说着,收拾了缝补的衣物,“噗”的一声吹灭了灯,便躺下了。
  
  第二天,我随母亲早早起床,到南山坡给豆苗锄草,盼着豆苗开花结果,颗粒归仓,好买架缝纫机,和大伯家的一样,也是“蜜蜂牌”的,只要脚一踩,针头便在布上爬行,“噌噌”······如同一首美妙的歌曲,在心底流淌,一件手工“作品”完成了。
  
  盼望着,盼望着······终于,在一九八五年的秋末,我家买来了一台“标准”的缝纫机,母亲知足的说:“蜜蜂牌的很难买上,这个牌子也好呢!”
  
  这架缝纫机成了我家最值钱的物品。母亲自己琢磨着衣物的样式,即是裁剪工,又是缝纫工。我们全家穿新了,连舅舅,姨姨们也穿新了。
  
  但做鞋的任务缝纫机无法代替,母亲还要戴着顶针一针一针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穿着母亲做的鞋长大了,懂事了,而母亲的双鬓已添了银丝,而那枚从不离手指的顶针,磨得金亮,如同一枚永不褪色的戒指。
  
  后来,我们去外地求学,嫌她做的鞋老土,不再穿了,但母亲还是闲不住,还忙里偷闲做鞋,叹道:“等你们回家来穿。”
  
  我们每次回家,母亲便嚷着让我们换上布鞋。我们姐弟几个穿上布鞋也颇舒适,觉得才感觉自己真的回到家了,母爱暖着我们的脚,也暖着我们的心。母亲忙出忙进,絮絮叨叨的说:“还是我们农村人实在,一天半月不花钱,照样吃喝,城里人一天不花钱就没吃没喝了,你们挣钱也不容易······吃妈做的饭,穿妈做的鞋,多住些日子吧。”
  
  过不了几天,我们还是脱下母亲千针万线做的布鞋,背上行囊,怀揣着梦想,离开了母亲,走进了都市,有时迷惘,有时无奈,有时退缩,但母亲给我们吃苦耐劳的精神,无怨无悔的秉性,让我们学会了面对变故。苦难过后,我们一个个都找寻到了属于我们的幸福。
  
  如今,母亲手上的顶针摘掉了,换上了妹妹孝敬的金戒指,母亲在努力让自己闲下来,可是,母亲还是闲不住,前些日子,母亲又为儿子和小外甥捎来了几双小布鞋,我手捧布鞋,不禁潸然泪下······在泪眼中,我似乎看见母亲手戴顶针一针一线地做布鞋······

  赞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495.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