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外祖母

2021-09-24 02:15  作者:夕枫香 13 Views 评论 0 条
点击下载

  望着灰蒙蒙的天,我思绪翩然。身处异地的孤寂让我拿起了久违的笔,想写:儿时的美好、上班时与同事的闲聊、周末去看望外公外婆的情景。想起我的外公外婆,我真的好思念他们、好感激他们。他们用善良、质朴养育了十个儿女(其中两个是侄女),又替儿女拉扯了一大帮孙子。他们是上世纪五八九年从甘肃逃难到宁夏的,刚到宁夏时,除了有一双勤劳的手,一无所有。经过几十年的辛勤劳作,他们盖起了大瓦房,让自己的儿女学业有成(除母亲没上学)。作为农民,能让儿女们跳出农门,在那个衣食堪忧的年月,是何等的不易和意识超前,以至于方圆十里八村的人提起他们,便会竖起大拇指,说:“人家的娃娃们聪明,是祖坟埋得好。”其实,外公外婆逃难离故里,祖坟在否都不得而知。
  本应该外公外婆在暮年享清福了,可他们长期劳作的累垮的身体不容许他们享福。外婆晚年时每天吃的药似乎比吃的饭多,西药中药天天不断,隔三差五的还要输液体,辛亏有学医的姨娘们照顾,家里便是医院,否则天天住在医院更是来回折腾,让二老消受不了。记得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时,外婆还能在院子中转悠,,我还为她修了修花白的头发,她老人家很高兴,与我说了许多家常话。但到八月二十几号时,她倍感身体不适,身子发软,腿部抽筋,五姨娘就给她推了钙,开始输液,但毫不起效。外婆整日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似乎疲惫了,想好好睡睡,我害怕她永远睡去,再也睁不开眼睛。我轻轻的喊了一声:“奶奶——”。她睁开浑浊的眼睛幽幽地应了一声,我心痛的说:“奶奶,你要挺住啊!”
  外婆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说:“我觉得这次的病和以往的不一样······怕老天爷真的要我的命来了······”
  “奶奶,会好起来的。又没啥大病。”
  外婆在怀里使劲的掏出了几张崭新的一元钱(是旧版的),塞到我的手里说:“�o欣予吧,给娃娃买吃的······我用不着了·······”几滴眼泪从外婆干涩的眼睛里流出来,我伤心的转过身去。
  后来,外婆被送进了医院,身体每况愈下,一日不如一日,到九月份全身浮肿,饮食不进,守候在一旁的母亲偷偷抹泪,说:“恐怕你奶奶坚持不了几天了。”
  我摸了摸昏睡在病床上的外婆满头的白发,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
  外婆终于睁开了眼睛,用手摸了摸床边,示意我坐下,想说什么,但没有了说话的力气。
  母亲平静地说:“别打搅了,让你奶奶睡吧。”
  外婆就这样昏睡了几天,医生也无药可治了。外婆只能出院回老家,临咽气时还呼唤着远方的大舅的大儿子的名字。
  等我回到老家,外婆已安详地躺在棺材了,等着安排好的时辰下葬。黄土呜咽,秋风萧瑟。等尘埃落定之后,我抑制着内心的的悲痛,把无尽的思念记在心头。其实外婆永远活在她的儿孙们的心里,她的善良、宽容、勤劳、谦和是她给儿孙们最宝贵的财富。
  外婆已经离开我们五年多了,前些天,她的音容笑貌又入我的梦境,似乎她老人家就在我们的身边,似乎不曾离开。

 

本文地址:http://www.22meiwen.com/17847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夕枫香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